校园网 | English
| 在线投稿 |
当前位置: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吴大器:资产证券化是推进国企改革的利器
日期:2016-12-15     【信息来源】法学院     作者:

     本文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浦东新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我校教授吴大器在第四届中国资产证券化高峰论坛所作主旨演讲,内容如下:

 

国企改革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最核心、最关键的环节。加强国有经济活力与控制力,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战略目标,是国企改革的历史使命。那么在当前背景下该如何有效的推进国企改革?近日,由通达金融和融孚律师事务所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资产证券化高峰论坛在沪举行。上海市政府参事吴大器在论坛上指出,资产证券化是推进国企改革的破冰利器,提升国企资产证券化率是国企改革的直接要求。通过资产证券化推进国企改革要系统集成,明确推进国企改革中资产证券化的三大方向。

资产证券化应走向国企改革的广阔空间

吴大器指出,国企改革方案落到实处,就是对各种类型的国有企业,根据其运营状况和发展趋势,实施“关”、“停”、“并”、“转”,以求总体提高国资活力和对国民经济体系的控制力。在对不同类型国有企业的改革实践中,资产证券化恰恰都可以作为可选的专业工具发挥作用:它可以成为国有企业合并重组和股权混改的操作方式,也可以作为国有企业创新转型的可行途径,更可以充当国有企业清理退出的有效方法。
  吴大器,举一个国有企业通过资产证券化运作成功转型发展的例子。南方某发达省份的省会城市,其国资委旗下有一家城市运营开发企业,是该市最典型的老牌国有企业。该企业伴随省会城市的发展、繁荣和逐步饱和,成长为一个持有巨大规模商业楼宇、地皮等固定资产,但盈利能力逐渐下降、成本压力与日俱增的重资产国有企业。如何谋求新的出路?成为该城市国资委推进国企改革的工作重心。经过慎重研究,他们分步推行了三个战术动作:
  第一步,运用资产证券化思路,盘活固定资产,对外募集资金,优化企业财务状况。这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2005年-2007年,因为国内还不具备相应的条件,他们就分别在香港联交所和新加坡证交所发行了REITs,募集了十几亿的资金,为后续的运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第二步,通过申办、参股和收购等多种方式持有各类金融牌照,搭建自有的金融运作平台。这个过程大致持续了56年,该公司相继参股了券商、信托、保险,申办了财富管理、私募基金等牌照,并分别与原有的城市运营开发业务逐步做到了合作与融合,激活了城市运营开发业务的新的运营活力。
  第三步,实现公司运作的金融化,从具备金融基因的城市运营开发商,转型为以巨大规模固定资产及其固定收益为依托的金融资产运营商。这个过程大致又经过了5年左右的时间。2015年,该公司已经在A股成功实现了借壳上市,目前公司的总资产规模,已经实现了十年十倍的惊人增长。吴大器表示,思路决定出路,资产证券化推进国企改革的作用,在这个案例中可以说表现的是淋漓尽致。国有企业是我国的经济命脉和核心资产,国有资产的活力和影响力决定了我国经济建设的高度和速度。高度重视和充分发挥资产证券化对国有企业改革的推动作用,不仅能够为资产证券化的开展创造巨大的市场空间,同时也直接影响到我国国民经济的稳定运行和亿万人民的福祉。
  国企改革为资产证券化提供广阔市场空间和创新平台
  我国国企资产存量规模大。吴大器介绍,目前,沪深两市,中央企业控股上市公司有286家,约占上市公司总数的10%,在总市值中占20%,也就是有约78万亿元。招商证券在研报中指出,2013年地方国企资产达55.5万亿元,2016年这个数字大概应该在60万亿元左右。此外,万得数据显示,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实际控制人为中央国企、国资委、地方国资委、地方政府、地方国有企业、大学及集体企业的上市公司高达1010家,占到了A股上市公司的三分之一以上,其市值约为25万亿左右。上述这三个数据从统计口径上看,是相互有重叠的,但分别从不同角度让我们对国企资产存量规模的大小,有了具体的概念。
  吴大器指出,提升国企资产证券化率是国企改革的直接要求。资产证券化是国企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最重要方式。目前已上市的国企,其上市公司所持资产大多数仅为集团公司的一部分,是集团公司产业链的一环,据估算,央企和地方国企的资产证券化比例总体偏低,目前可能在20%左右。
  随着国企改革的不断深入,吴大器表示,资本市场上的国有资产有望被进一步盘活。全国大多数省份都明确提出了“十三五”期间提高国有资本证券化水平这一目标。从已经公布的数据看,各省市提出的地方国有资产企业证券化率目标一般在50%以上。据此估算,中央和地方未来几年总计应有1525万亿元左右的国有资产实现证券化。2016年预计全年资产证券化规模接近1万亿元,发展空间巨大。
  推进国企改革中资产证券化的三大方向
  当然,吴大器表示,我们也要清醒看到,目前还存在一些客观的问题和条件,对通过资产证券化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的现实可行性构成了挑战。要系统集成,明确推进国企改革中资产证券化的三大方向。
  吴大器指出,一是要进一步提升ABS的流动性。目前,ABS市场流动性仍大幅低于市场平均水平,主要有几个原因:首先,ABS标准化程度低、估值难,影响了投资者的交易意愿,也对机构后台交易记录、计算盈亏提出挑战;其次,ABS产品信息披露对二级市场投资者明显不够;最后,目前ABS的投资者群体还比较单一,需要大力培养。这就需要在一级市场建立更加常态化的发行机制,允许银行自主选择发行场所,信息披露进一步完善,推进做市商制度,提升ABS融资回购质押的便利性,从而激发更多的投资者介入ABS市场。
  二是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建设。尽管已经经过十余年资产证券化的试点,但目前我国还是缺乏专业层级较高的法律来统一规范资产证券化业务,对资产证券化业务操作过程中的特殊目的载体SPV的法律地位还没有足够清晰的界定,SPV难以真正发挥“破产隔离”的作用。资产出表的会计认定也还缺乏统一、明确的标准。此外,资产证券化过程中有时还会出现重复征税的问题,国际通行的资产证券化中的一些税收原则还需要得到进一步的体现。
  三是要探索运用大数据技术提升监管水平。资产证券化离不开对一个大的基础资产池进行分类、评估,跟踪基础资产的运行。能不能运用大数据技术,构建基础资产池数据库,对基础资产的行业分布、区域分布、抵押率、期限、到期日等等重要参数进行较长期限的集中归纳、分析、整理,从而实现实时动态的资产证券化业务监管系统,这将为资产证券化的健康、迅速发展奠定基础。

 

点击率:    编辑:新闻中心 王蕾
相关信息
我校参与主办中国资产证券化高峰论坛 张学森:我国资产证券化应美欧模式并行发展
松江校区:松江区文翔路2800号 浦东校区:浦东新区上川路995号 徐汇校区:徐汇区中山西路2230号
沪ICP备09005481号-4 CopyRight ©2015-2016 版权所有 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